同尘

荼岩/鼠猫鼠/轰出
墙头很多但是每个都在
高三理科生不怎么会掉落更新.慎fo
不吃糖发糖就会死

[荼岩]治疗失眠的正确方法

*大概是刚刚成为恋人的高中生们*

>>>>>>>>>>>

 

安岩在期中考前的一段时间总是睡不着。脑子里的思绪从上午第三节令人发昏的数学课飘到遥远的星辰大海,从对学校小店重新出现的冰淇淋甜味的回味到对睡觉这件事本身的怀疑。他躺在那张狭窄的木板床上不受控地翻来覆去,心里祈祷着下铺的神荼已经睡死过去,劣质的床板晃动起来,吱呀吱呀地响个不停。

 

然而神荼向来浅眠,安岩在上铺折腾了多久,他就盯了头顶上的木板多久。也幸好今天罗平和江小猪都请了假回家去借着洗澡的名义打上一晚游戏,不然一定爬到安岩床铺上按住安岩让他停下来好好躺着。可这对安岩来说也没什么用,顶多就是他翻滚的次数少上许多,好留给罗平和江小猪入梦的间隙。

 

“安岩,下来。”

 

当声音突然从下面传来的时候,安岩几乎是从床上弹起来的。他一面扶着床沿上的栏杆爬下来,一面有些不太好意思地和神荼重复着抱歉之类的词句。他落地的时候神荼也已经坐起身来望着他,他撇开头不太敢正视,来自地面的冰凉感透过他的脚底传到大脑深处。

 

“躺过来。”

 

“啊?你说什么?”对第二个祈使句想要表达的意义感到不解甚至是震惊,安岩瞪大了眼睛看着模糊得只剩下轮廓的神荼用手轻拍他右侧那块狭小区域的动作,“我觉得这样进展太快了吧恋爱要循序渐进……”

 

“二货。一起容易睡着。”神荼在黑暗中勾了下嘴角,起身抱住安岩躺回床上,他伸手扯了下被子,两人就这样紧贴在一起。安岩的腰还抵着墙面,呼吸,接触,一切都相距太近,窗外的雨声在脑中渐渐模糊,唯余两个人同步的有力心跳。

 

这样真的,一点都不好睡。安岩正这么想着,神荼搂住他腰际的手已经移到了他的背部开始有节奏地轻轻拍动,像极了一个正在哄孩子睡觉的家长。安岩伸手回搂住神荼,将脸埋在神荼颈窝处轻笑出声。

 

“神荼,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我妈以前这么哄阿塞尔。”

 

他还想继续调笑下去,比如对神荼说上一句那我以后就靠你了,或者只是单纯地说句谢谢再加句简单的情话,但是手电筒的光透过寝室门上方的玻璃和门缝照了进来,白色的灯光映在窗帘上,他的思绪也变得空白。他贴着神荼不敢发出声音,呼吸渐渐变得和神荼一样平稳。

 

他听着夜雨声和心动的声音坠入美梦。

>>>>>>>>

后来神荼和安岩就有了默契,只要神荼感觉安岩开始失眠就会让安岩下来或者他上去搂着安岩睡觉。 再之后神荼就只是单纯地想抱着安岩顺便耍流氓。(不是

 

同寝的罗平和江小猪表示闪瞎眼了我们也想找人一起抱着睡觉。(没有

 

惯例点击感谢w大半夜的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想让他们抱在一起做更愉快的事情

评论(15)
热度(56)

© 同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