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尘

荼岩/鼠猫鼠/轰出/杰园
墙头很多但是每个都在
高三毕业,开始复健
不发糖吃糖就会死

[图严/上海卷]被需要

*上海卷作文题

*复健产品,文笔奇差

*oocoocooc


>>>>>>>>

严安在接到停机通知的时候感到了一种久违的茫然自失。就像高考结束的第二天,对未来的漫长暑假感到的那种无事可做的疲惫。便是当年沈图卖光了剧组的道路偷偷跑路他都没有这种感觉。


虽然现在仍有一身通告的他并不算无事可做就是了。


然而如今暂时失去了这个承载了他许多喜怒哀乐的剧组,让严安有种自己不会再被如此特别需要的错觉。


他抹了把脸,被王胖子狠狠地拍了下肩膀。


“撸串的时候想什么呢?这可是我们老板难得请客,怎么能不努力吃穷他。”


严安抬眼,看着王胖子和沈风他们往嘴里塞串灌啤酒,心里想着啧啧啧这几个二十几岁的大好青年怎么举动都和路边的油腻大叔一样,也不怕旁边的姑娘们嫌弃。


不过好在气氛终于也是在他们的努力下活跃了起来。严安缓了口气,老老实实加入撸串灌啤酒的队伍。


只有老板,换上了剧组里唯一的西装,还一如既往地抱臂盯着他们吃,勉勉强强地维持着自己早就破碎掉的高冷形象。不过看看没控制住在抽动的嘴角,大概是被费用整得肉疼。


哼,到了这个时候还这么闷骚。严安腹诽,却接到了来自沈图的威慑一瞪。严安盯着串想到底是自己的哪个举动表现得太明显。


“哟~话说~”王胖子开口,话尾是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黏腻尾音,严安被他脸上八卦的笑容生生整出了不安感,“胖爷我憋着这话很久了,你俩打算啥时候见家长啊?”


“卧槽你啥时候知道的?!”


这种情况叫做,嗯,自投罗网。沈图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词,撑着脑袋想自己对象平时那点机灵劲儿怎么消失得干干净净。


“我们又不瞎。”卡卡雅掂着串不屑地轻哼了一声,“就你们平时那种掩耳盗铃的举动,瞎子才看不出来。”


“卧槽你们全都知道了?!”


“就上次《勇者达人秀那次》吧,嘿嘿,大家都同一个剧组出去的,老板就给你一个人铺路。护犊子,啊不是,护老婆的心不要太明显。严安同志啊,不是胖爷我说你,办公室恋情有碍工作效率啊。”


“所以严安哥哥,你什么时候和老板去领证啊?我看着都着急。”


完了,这个剧组连孩子都坏了,彻底完了。严安被他们七嘴八舌搞得头大到不行,眼神一个劲地往沈图那儿使,对方也不压着自己笑意,直直地转开了头。


这是打定主意要牺牲自己让他们围攻了。


啧啧啧,自己真是遇人不淑。


然后他们又围着沈图和严安的人生大事海扯了一阵,没有了奖金和工资的束缚后调侃起老板简直是毫不留情,还有沈风的三字经胖子和老张的打枪放屁。没人再想起这顿饭以后的事。


并不丰盛的晚宴在沉寂中开始,最后哄闹着结束。


大家各自踏上回家的路,严安自然和沈图一起。


严安还有点气恼刚才沈图把自己卖了这件事,硬是憋着没和他讲话。沈图望了他几眼,颇具安抚意味地把手轻轻放在严安的头上。


“严安,剧组一定会重新开机的。”


心情兜兜转转走了半圈,最后又回到原点,严安觉得鼻头有些发酸。


“老板,停工以后你去当心理医生吧,猜得那么准。”


“哦,可我也就看得出你在想什么。”


话讲到这里,严安也向来对沈图坦诚相待,他也没有多犹豫,也许是喝了太多啤酒让他已经微醺,也许是在沈图面前从来都不需要什么遮掩,“沈图,我总觉得,离开了这里,我就不像以前那样……”他斟酌了一下,“被那样作为主心骨之一被需要了。”


这是严安对剧组产生无法替代的感情后,所希望能够实现的自我价值。他希望能够为剧组的成员们所需要,被这部片所需要。就像安岩渴望自己成为一名被神荼所需要的冒险者一样。


沈图点头,自证这种东西,总是很重要的,他总是能对严安的情感感同身受。


“我明白。”严安觉得自己的老板身上那些跳脱消失得彻底——像是沈图对他告白前的感觉。“我也是这么希望的,就像我希望我也能被你需要一样。”


他的老板,发起直球来总是异常让严安猝不及防。


“沈总……今天的啤酒几度啊。”严安觉得自己何止是微醺,简直醉到想要现在就不省人事。


“嗯,二锅头的度数吧。”


“那我醉了,我需要你打辆车把我送回去。”


“……严安,我身上就剩9.9。”


严安摇摇头,他早该想到沈图结完帐身上分毫不剩,这个钱,最多去民政局领个证。


“所以我背你回去。”


不不不这不是他家的老板他家老板被这个直球怪换去了哪里???


严安在这么直接的温柔中意识消失。

>>>>>>

点击感谢,觉得沈总比荼总更能说出这些

评论(11)
热度(88)

© 同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