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尘

荼岩/鼠猫鼠/轰出
墙头很多但是每个都在
高三理科生不怎么会掉落更新.慎fo
不吃糖发糖就会死

[荼岩]追逐

*没有营养的AU傻白甜*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最可爱的官方*

*文笔低幼逻辑跳跃*

*点击感谢祝食用愉快*

>>>>>>>>>>

 

神荼赶到烤串摊的时候,小摊老板已经收走了烧烤架回了家,和安岩他们一同约出来吃烤串的罗平瑞秋也不见人影,就留下一个江小猪一脸崩溃地晃着趴在桌子上的安岩,嘴里念叨着安岩大爷你快起来吧再过会儿出租车都该没了。

 

江小猪看到神荼时激动到蹦了起来,单片眼镜都跟着晃了一下。“不好意思撒神荼学长,”他跑过来,如释重负的脸上没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安岩他酒量太差了,喝了几罐啤酒就醉得不省人事了撒,赖在桌子上非说要你来才肯走。我过会儿还和琼斯小姐还有个约会呢,安岩就麻烦你了撒。”遂打了的逃之夭夭。

 

神荼揉了揉眉心,低声念了句二货。他坐到安岩的身边,轻轻推了把安岩的肩膀,“安岩?”

 

“神荼?”安岩抬起头来,醉眼朦胧地盯着神荼确认了一会儿,路灯昏黄的灯光还照着他的脸,和打了滤镜一样迷蒙。他脑子里浮起自己前两分钟对着江小猪说过的话,双手撑着桌子从椅子上站起来往外头走,脚下的步子意料之内的跌跌撞撞。

 

神荼看不下去,在安岩走到马路上之前拉住了安岩的手臂止住他,自己半蹲在他的身前,扭头对着安岩道:“上来。”口气实打实的不容置疑。

 

安岩脑子还被酒精搞得犯浑,对神荼主动背自己的举动一点没多想,要是江小猪再晚一点离开,估计已经疯狂地掐着快门把照片偷偷地发给社团里头的朋友们——公开发朋友圈和微博这种事情他是不敢在神荼眼皮子底下做的。酒壮人胆,安岩就大大方方地环住了神荼的脖子,整个人压在了神荼背上。

 

他靠在神荼背上,想着这人的背怎么这么结实宽广,又想着这人是怎样强大和可靠,让他这样费力地去追逐。他的思绪天马行空。

 

 

安岩是在初一的时候见到的神荼。那年街对面洋房里搬进来一户新人家,听说他们先前住在巴黎,后来男主人为了工作算是又回到了祖国,安岩没多在意,偶尔望洋房里瞥两眼的时候会看见男女主人,还有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男孩。直到后来街坊邻里一来二去的各个妇人都认识了彼此,见面还会唠嗑上几句,安岩才从他母亲口里得知对面还有一个大他五岁的男孩子,名字叫神荼。

 

从他母亲口中的描述来看,是个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据说生了一张精致的脸,成绩又好到人神共愤,在燕坪最好的高中里头读书,还每次考试都是年级第一。

 

安岩不信,觉得他妈都在瞎扯,他听在那儿读高一的堂哥安份说过,他们高中里的尖子生个个都是疯子,在成绩上掐来掐去谁都不放过谁,第一的宝座下次在谁那儿从没有过一个定数。对面那个看上去温柔贤淑的妇人也可能是按捺不住虚荣随口就开始吹自己的儿子,反正他们都遇不到神荼。

 

可次数多了以后,安岩也被勾起了好奇心,某周放假他开始趴在阳台上往街上看,连小伙伴约他出去耍也一并拒绝。他期待能看到那张所谓精致的脸。但神荼还是大了安岩五岁,在读高三,半个月才放回家一天半,安岩在隔周的周六早上才看到用单肩背着包走到对面的神荼。

 

安岩一眼就看见了神荼,而且几乎是一瞬间认定了那是神荼。他觉得用精致来形容还不太对,那样仿佛要把这个人从他在的世界撇开一样,就死命从他可怜的词汇量里头挖词。还是用好看吧,他自暴自弃地想着,真他妈好看啊。

 

神荼感受到安岩的目光,朝他在的位置抬头瞧了一眼。安岩看得有点呆,没来得及躲,也幸好对方只看了他一眼就转身走到屋门口的信箱前。

 

哦……他的眼睛是蓝色的,宝石一样的蓝色。安岩觉得自己有点魔怔,他瞬间相信了母亲所有的话。

 

他注视着神荼摸出钥匙打开信箱,信箱里滑出很多很多粉色的白色的信封,神荼把这些信封都捡起来,从里面挑出一些看上去是催电费还是水费的单子。他皱眉看着这些情书,像是不知如何是好。安岩觉得这人还有几分有趣。

 

神荼的母亲推开门走出来,笑着接过儿子手里的一捧情书,这件事情像是已经做过很多次了,安岩想想觉得也是,毕竟这人长得这么好看,还是个大学霸,没有女孩子追才是怪事。何况高中的女孩子应该是要更加大胆些,不像他们班里,几个情窦初开的男生女生拉帮结派地挤在一起给人拉郎,看着异性走得近些时就调笑一阵。至于后文,自然是没有的。

 

安岩恍完神的时候,神荼和神荼的母亲已经走进了洋房里。

 

之后周末趴在阳台上等神荼成了安岩的一个习惯,他喜欢看那个蓝眼睛的大哥哥悠闲地走回家,从一堆情书里挑出有用的东西来,有时候会嘴角带笑地揉蹦蹦跳跳跑到他面前来的阿塞尔的头。起初安岩会在神荼看过来的时候紧张得不知所措,次数多了以后,他会熟练地转开眼睛,无力地假装自己在看风景。在他父母开始日夜吵架之后,他尤其享受这样的一个时刻。

 

那时候的安岩觉得自己估计一辈子都没法和神荼聊上话,直到有一天下了瓢泼大雨,安岩在快到中午的时候也没见着神荼。安岩急了,虽说他也说不明白自己有什么好急的,对方甚至连一句话都没和他讲过,但总之他就是急了,急得比神荼的家人还早,他拿着伞经过充满吵闹声的父母卧室,沿着神荼回来的那条路一路奔跑。

 

他好歹也是跟着安份去过他们学校的,他心里想着,在各个岔路上选择得毫不犹豫。然后他在一家四合院大门口看见了避雨的神荼,神荼手上没伞,淋湿了的头发紧紧地贴着他脸部的轮廓。

 

安岩这时候才开始忐忑,心里头上蹿下跳的,这么走过去总觉得尴尬得很,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出来的时候没想太多,手上就攥着这一把伞,还是单人的。

 

不就是送把伞吗。他给自己壮胆,假装自己是恰巧路过的就成了。安岩压着过猛的心跳走到神荼郁垒的门神画像前,走到神荼的面前。“你没伞啊?要不要我带你一程啊?”他的手还是抖着的。

 

神荼低头看着他,蓝色的眼睛里是遏制不住的惊讶。但男神到底是男神,很快就恢复了那样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他点点头,接过了安岩的伞和他挤在这一方小小天地里。安岩在想是不是外面的雨声把他吵得神志不清。

 

“你为什么看我?”在回去的路上神荼突然发问,这是安岩头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听到神荼的声音,神荼询问的语气很柔和,他的嗓音很低沉,配着这张脸让人感觉更加好听。安岩却只想逃,问题本身实在太过简单直接,但是伞外面就是愈发猛烈的大雨,他找地方连遁了的权利都没有。

 

安岩不太好意思地摸了把自个的后脑,眼睛避开神荼的眼神望向伞外的大雨,就像他每次看回家的神荼被发现时的那样。“我妈总是念叨你,我就想看看这路住在我家对面的大神。我就看一下,你也不会少块肉啊——”他忽然就又有了勇气了,转头看向神荼,“我也想变得和你一样厉害的。”

 

当然这只是一小部分真话——他不会说他暗自羡慕神荼的家庭美满。

 

“好。”神荼回他,“你一定会的。”

 

安岩觉得才平静下去的心又猛烈地鼓动起来,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幸福感,他出神地看向伞外,头一次觉得自己在和神荼这种人看同一个世界。

 

安岩回到家的时候,他的母亲怒气冲冲地甩开卧室的门走出来,在他面前站定,她一反常态地没去在意安岩湿透的鞋子和裤脚,“安岩,我们下个星期就要搬家了,记得收拾好东西。”

 

他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的,一切事情都铺垫得太久也太过自然,所以他听到的时候甚至连一点点的惊讶都没有,不哭不闹的,安岩点了点头,还向母亲问了地址。只是下个星期啊,神荼是不放假的,那他连最后一次看神荼走回来的机会都没有了,幸好自己去给神荼送了伞,他想。

 

安岩换了拖鞋回到自己的房间,翻开笔记本从上头撕下几张完好的纸,拿起自己的笔想给神荼写点什么,写着写着又总是觉得自己讲得哪儿不太好,就揉成团扔掉,重复了好多次。他想和神荼说的有很多,最终写出来的却只剩了几句。他告诉神荼自己马上就要搬家,要搬去哪里,然后拜托神荼告诉他他考上的大学。他一定会追上神荼。

 

安岩仔细地想了想,跑去客厅的垃圾桶里捡出那份先前装着水费单子的信封,小心翼翼地把信塞了进去。周日傍晚神荼已经去了学校,他偷偷摸摸地在没有人的时候把信封塞进神荼家门口的信箱里,祈祷自己的信不会被神荼递进他母亲手里。

 

后来安岩就跟着母亲走了,再后来,母亲又跟着别人走了。

 

所幸神荼看到了那封信,他搬家三个月后的夏天,收到了来自神荼的信。信上的内容比他寄过去的那封还要简单,上头就用端正好看的楷体写着神荼考上的大学的名字。下面还有一句加油。

 

安岩傻乐了半天,惊讶这人竟然还没忘了自己。乐完想要和神荼看同一个世界的意志更加坚定。安岩几乎是在拼死读书——拼到连跳了两级。

 

如果妈妈还在身边的话,肯定能把这件事情和亲戚闺蜜炫耀上好久的吧。安岩拖着行李箱站在大学的门口这样想着,有点期待地朝里头张望,他暑假的时候给神荼写过信,告诉神荼自己也被他的大学录取了。头两天他等得紧张,担心神荼会不会还在大学里看不见他的信,又或者神荼已经在这未通书信的三年里彻底忘了他,顺手将那封信塞到他母亲的手里。

 

他的不安都在收到神荼回复时烟消云散,神荼的来信一如既往的简单:报道的时候在校门口等我。他写道。

 

所以安岩现在在校门口等着神荼,他的视力不太好,八月的阳光晃得他眼睛发疼。然而没过多久安岩循着女孩子们的目光找到了神荼。神荼背着光走过来,身边还围着几个想和他搭讪的女生。安岩觉得三年没见,这人似乎更加高挑挺拔了些,五官也由着时间被雕刻得更加冷冽。安岩笑着朝他招手:“神荼——!”

 

神荼走到他面前站定,先前的女生已经自讨没趣地走开,神荼用手比划了一下:“还是以前那样矮矮小小的好些。”

 

安岩震惊,喂,男神你人设是不是崩了啊,这不像男神你会说的话啊??

 

就这样重逢了。

 

随后的一切都顺理成章,他们互相交换了寝室号和手机号,安岩加入了神荼在的社团约着神荼一起浪,还在里面认识了罗平和瑞秋这对闪瞎人的情侣。有一次安岩看着他俩问神荼,诶神荼你这么好看怎么没有个女朋友啊。

 

神荼盯了他一会儿,一副心思深沉的样子,然后开口:大四毕业他要去法国读研。

 

哦……法国啊,毕竟你也是在巴黎长大的。去了以后别忘了兄弟。安岩应,心里头突然空落落的,关于女朋友的事情也再没了心思想。安岩觉得自己追着神荼跑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和他在同一所学校同一片天空下看一样的风景,他俩的距离在短短一年后又要被拉开,这次还长达十万八千里。

 

于是安岩在大一第二个学期封寝前两天晚上,约着还在学校里的小猪他们去烤串摊撸串喝酒,奈何作为一个十七岁的少年酒量太差,倒了三罐就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夜色逐渐加深,罗平结了账拉着瑞秋跑了,还告诉江小猪记得让安岩给他转账。江小猪觉得极刑也不过如此,摇晃着安岩让他快起来回宿舍。

 

不。安岩微微睁开眼睛,神荼来了我才走。

 

江小猪在心里呵呵,他早就在想这俩人肯定有啥猫腻。你要学长那我就帮你叫吧。江小猪掏出安岩手机拨通了神荼电话。

 

 

思绪就这样回荡到现在。费力地想完这一圈后神荼已经带着安岩回到了安岩的宿舍,毕竟已经是封寝前两天,宿舍里其他人早收好了东西回了家享受暑假。神荼小心地把安岩放到床上,给安岩脱了鞋还准备动手帮他拉好被角。

 

安岩突然伸手握住了神荼的手腕,夹带了鼻音的含糊不清的声音像是在撒娇,“你去法国以后,我就没法继续追着你跑了——你能不能,也等一下我。”

 

二十二岁的神荼,人生中心跳头一次这么不正常。他另一只手撑住了床板,将迷迷糊糊的安岩困在中间。“我答应你,一年以后就回来。”

 

安岩还是那样一副醉眼朦胧的样子望着神荼,黑暗中还看得出他的双颊通红。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唇瓣被温热的东西覆盖住——只是简单的相贴。可他的脑子还是混沌的,于是他伸出舌头去舔了一口。

 

然后醉酒的清醒的通通失控。

==================

再次感谢阅读和喜欢ww

也许会有后续

评论(8)
热度(49)
  1. 清浅清减同尘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周而复始
    [转侵删]爆炸!!!太太我会等更新的!!

© 同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