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尘

荼岩/鼠猫鼠/轰出
墙头很多但是每个都在
高三理科生不怎么会掉落更新.慎fo
不吃糖发糖就会死

[祝松]关于初遇

*ooc且小学生文笔*
*满满的都是私设*
*实在喜欢他们的相处方式*
*祝使用愉快*
>>>>>>

        “你这在山崖上的小酒馆倒是好,也免去了被海水淹没重修的苦。”祝融拨开酒馆的帘幕走了进去,不大的酒馆里的客人只有他一个。鹿神在听到祝融声音的时候就把他常点的酒搬到台上,倒进酒碗中。

       “不和松子一起帮忙修复围楼了?”

       “哪有这么快,他们还在司水把那些海水逼退去。我倒想帮他,可他非让我现在歇着。”祝融接过鹿神递过来的酒碗,晃了两番,终是不甚郁闷地一饮而尽,“那两个小鬼也自在,把天都捅出篓子了,留着我们来收拾残局,这一弄不知道又要消耗多少法力。”

        鹿神轻笑,一下子又想到那个来找他寻求忘记的少年,转身从柜上取下一瓶解酒药放在台面上,“年轻人活得都自在。我们小时候也都这样,我还记得你把松子的衣服烧坏,来找我一起去找嫘祖姐的样子。现在看你们不走在一起都觉得奇怪。”

        “难得你话这么多,可怎么说到我小时候去了。”祝融有些尴尬地抓了把自个儿火一样的头发,空闲的手提起酒壶往酒碗里头倒。手上的两只手环又很称时宜地碰在一块儿发出清脆的声响,简直就是在故意勾起他的回忆。

        祝融真正和赤松子第一次好好接触,是在他七岁那年的除夕。虽说大家都住在同一个围楼里,但这不代表所有人都互相熟知,此前他只偶尔见到赤松子随其父学习祈雨,听长辈们夸奖一下赤松子的天赋,此外再无交集。

        祝融在父亲带着他在围楼内与赤松子的长辈寒暄时,祝融斜睨了赤松子一眼,对方看上去清秀得可以用柔弱来形容。长辈们走开的时候,祝融伸手拉住了赤松子的右手。“听说你是司水的?”

       “嗯。我知道你控火,我也不想与你争。”赤松子也早听过祝融的传闻,听闻他脾气暴躁得很,围楼里的许多孩子都同他打过架,现在围楼东面化成焦炭的小小一角也是他的杰作。赤松子想挣开他的手跟上已经离开的父母,却发现这人手劲大得不行。

        祝融轻蔑地笑了声,只当赤松子懦弱,他的指尖窜出火焰,直往赤松子的衣裳上蹦去,“也不是你不想就可以拒绝的。”

        赤松子反应得很快,左手立刻聚水浇灭了他衣上的火。他不怕火,但不代表他的衣服也可以幸免,被惹恼的赤松子放出水柱冲开了还一脸嚣张的祝融。

        祝融被打的那一瞬间是发懵的,过了那一瞬间就明白他已经接受了自己的挑衅,他也熟练地聚火……然后,然后他意识到自己究竟做了多么蠢的一件事情。

        祝融显然忘了现在是除夕,这里是围楼,周围都是人。就算没有人来阻止他,也会有人去通知他的父亲的。

        随后祝融就被匆匆赶来的父亲徒手拎了起来,当着众人的面让他向赤松子道歉,还让他去向嫘祖姐买套衣服来赔赤松子。

        这是祝融这辈子最丢脸的时刻。

        然而父命还是不可当面违的,大年初一的那天他跑去找关系还不错的鹿神,向鹿神添油加醋地叙述了一番后问他,“你能陪我去找嫘祖姐买套衣服吗,昨天她也在场,我拉不下脸。”

        “松子居然被惹恼还还击了。”鹿神向祝融表示了自己的惊讶,“如果你觉得我去能改变你的窘境的话。”

        鹿神陪着祝融来到嫘祖那里,依着祝融的意思由他敲响了嫘祖家的门。

        他们没有在门口等多久,嫘祖就抱着一套衣服拉开了房门,她看到门口的鹿神和祝融,笑着将衣服递了出来,“知道你们会来,幸好赶上了。对了,里面还有两双手环,就当我送给你和松子的新年礼,收下以后好好相处吧。”

        “谢谢嫘祖姐。”祝融向嫘祖鞠了一躬和鹿神转身离开,心里想着但愿如此。他从衣服里摸出那两双手环,一蓝一红,正好是他俩的颜色。

        “那时候真的是挺害怕的,虽然知道嫘祖姐不会,可那时候还是怕她用奇怪的眼神看我。”祝融将思绪拉回,“现在想想,我去找松子道歉的时候,也是一副怂样,也幸好他原谅了我,后来还不计前嫌地愿意和我一起出任务,不然真要为当初所谓的自在后悔一辈子。”

       “是挺丢人的,脸都红得和你头发一样。”鹿神抬头看了眼前方的帘幕,将祝融手里的酒碗取回换成了解酒药。“你好走了。”

        “这是要做什么,不做生意了吗?”

        “阿融,找你回去做事。”祝融的不悦和牢骚在听到身后熟悉的声音时尽数吞下,他抓起解酒药便往嘴里倒去,“来了,这便去。”

        祝融乘上心上人的仙鹤,伸手握住赤松子戴着手环的手。“我啊,最感谢的人就是嫘祖姐。”

       “又想到小时候的事了?”赤松子也不挣开,由着他的温度沿手传递过来。

        “是,我想我和你第一次接触就想欺负你,大概是那时就喜欢你吧。”

        “我知道。”赤松子回握了回去,“这话你告诉过我好多遍。”

-END-

评论
热度(31)

© 同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