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尘

荼岩/鼠猫鼠/轰出
墙头很多但是每个都在
高三理科生不怎么会掉落更新.慎fo
不吃糖发糖就会死

[数字松]花吐症

*除夕快乐*

*花吐症,如果有撞梗非常抱歉*

*我一脸不知道写逗比一点好还是文艺一点好所以大概看起来很奇怪*

*ooc到飞起我认真的小学生文笔我也没骗你*

*bug多得飞起*

 

 

1>

十四松坐在房顶上,他双手抱住膝盖朝远方看,他的表情还是笑,但是嘴却没有像以前那样大开着。这样的十四松还是十四松吗,他想着,然后一片鲜红的玫瑰花瓣不受控制地冲出了他的口腔,悠悠地飘进他的怀里。

 

十四松警觉地往四周看了看,还好并没有什么人在,他合上嘴站起来,将那片花瓣一脚碾过。

 

十四松已经快忘了他开始吐花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一开始还只是一小瓣一小瓣地吐,一扔到垃圾桶里就不会再被人发现,后来他吐出的花瓣越来越大片,数量也越来越多。如果这件事情很平常的话,如果这个病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的话,他也许会一把抓出自己嘴巴里的花瓣一蹦一跳地到自己兄弟面前,把这些花给他们看,然后炫耀自己能够吐出花。

 

接着他的兄弟们估计会看着那些沾满唾液的花一脸嫌弃地退开一段距离,笑着度过剩下无所事事的一天。

 

但是这是花吐症,他上次去豆丁太哪儿吃关东煮,他就看着豆丁太的表情随着他话语的继续变得越来越糟糕,豆丁太告诉他说这病只要人碰到花瓣就会被传染,他还说,这是个绝症,等到他把整朵花吐出来,他就可以去见天国的赤塚老师了。

 

所以无论如何,这种花都是不能给兄弟们碰到的吧。花已经越来越接近一整朵了,十四松自己也感觉得到身体在慢慢变虚弱,那鲜红的玫瑰快要榨干他的生命了。要医治的话——不这种事情怎么想都不可能。

 

他再次确定了周围没有人,小心地把嘴里剩下的玫瑰花瓣处理掉。

 

2>

剩下的五胞胎最近很烦躁。

 

十四松居然又变得不大笑不吵闹,连棒球都不愿意打,上次因为喜欢上了那个可爱妹子才这样,也算是情有可原,但是这次他们趁着十四松睡觉的时候把他浑身上下都翻遍了也没发现什么,而且十四松在睡觉的时候也是闭着嘴的。这真是见了鬼了。

 

“呐,十四松。”小松凑到十四松身旁,一手揽住了他的肩膀,另一只抓着他刚刚领到的红包在十四松眼前晃了晃,“等过个两天我们去赛马或者玩小钢珠吧?”

 

“唔……”十四松猛地站了起来,拉开门跑出去,这一系列动作让小松猝不及防地倒在地板上,他们望着十四松跑出去的方向,过了一会儿才缓了过来。

 

“喂喂喂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啊?!”

 

剩下的五胞胎找到十四松的时候,十四松正蹲在一个偏僻的小巷子里。那种又痛又痒的感觉占领了他的喉咙,像是胃酸一样的酸味和玫瑰花香混搅在一起,他感觉那朵花在疯狂地往外扯,扯得他一点呼吸的余地都没有。

 

这次吐出来的不止是花瓣了,绿色的茎带着血一起从嘴里出来落到地上,少数的花瓣紧紧连在茎上,下次就是一整朵也说不定。他抬起头看到自己的哥哥们和弟弟,生理性的泪水还留在脸上,他有些慌乱地把地上的玫瑰捡起来抓在手里,手被扎出的血和口腔内残留在上面的血沿着花茎缓缓滴落,“那个……你们看我现在能吐出花啊,超——厉害对吧——!”

 

“是,是啊十四松哥哥。毕竟是十四松哥哥吐出彩虹也是有可能的嘛。”椴松往后退了一步,他的声音低得听起来像是在说服自己,然而就连这样也让人感觉很无力。

 

“这是什么啊十四松?!”一松走过去用力按住十四松的肩膀,他的嗓音因为嘶吼而格外嘶哑,“你为什么不早点和我们说?!”

 

如果十四松没有昏过去的话,他大概能够看到一松难见的极其愤怒的表情。

 

3>

“这到底是什么病啊豆丁太?”小松他们面前的关东煮盘子干净得连汤汁都没有,五个人低头端坐着,和受训的小学生一样。

 

“我,我也是听人说的,这个叫花吐症,只要他暗恋的人能够以同样的心情亲吻他就好了。”豆丁太低头擦着已经非常干净的盘子,如果他不做点什么,也许自己也会被这种压抑的感觉逼疯,“但是如果直到他吐出了一整朵花都没有被他暗恋的人亲吻的话,就会死哦。你们都不知道他染上这种病了吗混蛋白痴。”

 

“啊……十四松哥哥暗恋的人,我们要到哪里去找那个女孩子啊。”椴松抬头望着黑漆漆的天空,感觉无论是十四松的将来还是他的心情都和这片天空一样,他倍感无力地叹了口气,“十四松哥哥的病情好像已经非常严重了啊。”

 

“够了我回去了。”

 

“喂一松——”

 

一松小心翼翼地把房间的门打开,他没有开灯,甚至连鞋都没有换,就这样径直走到躺着的十四松旁边坐下,难得地睁大了双眼来观察十四松的睡颜,他看上去睡得还算安稳,但是仔细瞧的话也能发现他额头上的一层冷汗。

 

这可不妙啊,各种意义上都很不妙……

 

一松不由自主地把手伸过去拭去那层汗水,心脏不规律的跳动让他感觉有点痛,他不知道十四松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也完全不知道原因,明明是在一起时间最久的两个人。

 

“肌肉肌肉,干劲干劲,一松……哥哥……我真的没事。”

 

“呐,十四松。”一松看着已经醒了的十四松,对方的笑容让他的心更紧了,他伸手把十四松的头发揉的一团乱,然后俯身凑近他的脸,“你暗恋我一次也没关系的吧?”

 

一松拉下自己的口罩,像是要摆脱那一直束缚着他的桎梏。啊……这种不顾一切的做法真的很愚蠢。然而他还是吻上去了,一开始仅仅是双唇相贴,后来他开始轻轻啃咬十四松的下唇,又将舌头探入他的口腔不熟练地搅动着。

 

至于十四松,从刚才就一脸发懵地任其摆布,口腔里的花瓣像是要表现爱意一般地一片片涌出,和他的舌一同被搅动舔吻。能保住一条命的感觉真的超赞——!他想。


评论(3)
热度(55)

© 同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