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尘

荼岩/鼠猫鼠/轰出
墙头很多但是每个都在
高三理科生不怎么会掉落更新.慎fo
不吃糖发糖就会死

[开封/鼠猫鼠]这样床咚不太行

*虽说是无差但是猫鼠大概多一点

*ooc,没改过的草稿,来搞笑的

*大家七夕快乐

 

>>>>>>>>

今天早上非常不对劲,哪里都不对劲。

 

白玉堂睁开眼睛,整个视野都被一张刚刚还出现在他梦里的脸占据了。他和展昭的距离非常近,彼此之间的气息交混在一起,白玉堂只需要略一抬头,他的鼻尖就能和展昭的蹭上。

 

白玉堂刚刚醒来,脑子和意识都不是很清楚,他从展昭的眼睛开始慢慢地把他脸上每一个角落都扫过去,只是有点发懵。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这只臭猫在长相上确实是无可挑剔。如果换开封城里那些女孩子被展昭用这种姿势困在床上,一定已经开始尖叫然后昏厥了。

 

被展昭困在床上?用这种姿势?嗯?

 

嗯???

 

清醒了的白玉堂感觉自己又在另一个方面失去了理智。

 

“我靠?!臭猫你一大早上的在干,干嘛?!我和你说啊五爷我可是喜欢有着傲人……”说不下去了,白玉堂抓住展昭的衣领把他掀开,起身努力地往床后缩,想要找到一个所谓的安全距离。要是再来一次,他就要彻底变成线稿了。

 

不过要说心里的情感,比起拒绝之类的,不知所措要更多一点。

 

展昭在在床沿坐稳,神色如常,觉得能和完全没上色一样的白玉堂果然,非常厉害。

 

“因为今天早上公孙先生抱怨说现在的猫甚至都吓不到老鼠。”

 

白玉堂收起防卫的手势,在今天早上第二次愣住——不如说是完全不知道从哪个角度开始吐槽好。对方的表情实在太过平常又正直,甚至在隐隐约约中透露着一种天然的乖巧,语气也和平常一般毫无波动,无辜得让白玉堂差点就想回答他“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再睡一会儿你好好去复命吧”。

 

“臭猫你的脑回路终于不正常了吗,我觉得那个腹黑肯定不是这个意思啊!而且五爷我怎么可能被区区小猫给……”

 

“你被吓到了。”展昭点点头,很严肃,很笃定地陈述事实。

 

“我没有!”

 

“你被吓到了。”

 

“我没有!!”白玉堂咬着牙,炸了。“五爷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是猫吃老鼠还是老鼠拿猫!”

 

局势反转。现在白玉堂扣着展昭的肩膀把他摁在床上,居高临下地俯视展昭,心里有些莫名的小得意。虽然展昭的表情还是没有表情,但是只要再一会儿,这只小猫一定就会在他强大的威压下示弱。

 

白玉堂乐颠颠的——脑内的小剧场都过了五六个,但是今天的早晨是一个非常不对劲的早晨,他应该在醒来的时候就注意到这一点。

 

门突然被推开,包拯脸上带着花儿一样的笑容跳进来。“白玉堂——能不能麻烦你——啊??!”

 

包拯,灵魂出窍。

 

本来白玉堂觉得他和展昭之间的距离应该是没有那么暧昧的——只是基于对手之间的较量,大概。但现在,无论是要命的距离还是气氛都随着这个突如其来的以外变得格外让人脸红心跳。白玉堂弹起来,内心崩溃。

 

“不是你想得那样听我解释啊啊啊!!”

 

“那,那你解释……?”

 

“……”

 

解释,解释什么,今天早上展昭突然压着自己,所以为了自己的尊严就有了现在这个局面?白玉堂发现这是个死局,根本就是辩无可辩,他梗着脖子,两眼放空,咬着牙仿佛实在让自己信服。

 

“说真的我们只是在切磋武艺!”

 

展昭没忍住,“噗”得一声笑场了。在接收到对方瞪过来的愤怒后,他转开头,视线发散。

 

“所以说,你们陷空岛的人都是只穿单衣就可以切磋了吗?”

 

要命,他刚刚起来,还没有穿上别的衣服。

 

“那,那你们继续,我先走了啊……哈哈。”包拯转身,僵直着四肢踏出去,声音越来越轻。“不过不对啊,展昭为什么会是被压着的那个……位置错了吧。”

 

“臭——猫——!!”耳力极好的青年把那些话一字不落地收进了自己的耳朵里,他自暴自弃地按住展昭的双肩来回摇晃,“五爷我可是大直男啊你快去澄清一下还我清白!!”

 

“展某,”展昭扣住白玉堂掐住自己肩膀的手,还是一样严肃笃定又天然认真得想让人肯定他说的一切,“可以负责。”

 

 

评论(5)
热度(61)

© 同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