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尘

荼岩/鼠猫鼠/轰出
墙头很多但是每个都在
高三理科生不怎么会掉落更新.慎fo
不吃糖发糖就会死

[鼠猫鼠]关于照顾彼此

*时间是漫画里两个人从仁义会回来之后一点,展昭还住公孙先生的房间*

*没有质量的短打,受广播剧影响较重*

*点击感谢*

 

>>>>>>>>

白玉堂推门进展昭房里的时候,“呼啦——”的扯被子声特别清晰,他瞥了眼尚且在绕轴转动的窗子,又看到展昭身上的一袭蓝衣,心里把方才发生的事情猜了个七八。他走到展昭床边,端着药望向背对着他的展昭,说,“别装了笨猫,你老实告诉我,你刚才是不是又跑去厨房偷鱼吃了?”

 

“没有。”展昭闻声便撑着身子从床上坐起来,末了拍着胸口呼了口气,只是视线还是朝一旁发散的,“我还以为是公孙先生。”

 

“你就继续嘴硬,也不把嘴巴边上的鱼舔干净再跑回来。”

 

展昭下意识地摸了摸嘴角,在看到白玉堂脸上扯出来的得意笑容后意识到自己被这只老鼠给小小摆了一道,他像是放弃抵抗般地点了下头,心里寻思着这老鼠是不是在开封府住得太久和公孙先生学坏了,“那,白衣……白玉堂,公孙先生呢?”

 

“臭猫你故意的吧!”白玉堂用汤勺反复舀着近乎发黑的中药汤,将其递到展昭面前,脸上的笑容随接下来的话愈发灿烂起来,“之前有人鸣冤,好像事情还挺严重的,他就和包拯一起查案去了,走之前托我看好你。所以五爷我会盯着你把这碗药一·滴·不·剩地喝下去的。”

 

“……”接过碗的展昭想起了自己以前被隔壁江先生支配的恐怖,“你的伤,没事了吗?”

 

“你以为五爷是谁,不过就是断了根肋骨,哪需要和你这只病猫一样老在床上躺着,五爷我早就好了成天去聚福楼喝酒作乐……”

 

他还想继续逞能地对展昭说上几句胡话,比如他已经在这段日子里吃了不知几顿全鱼宴,又或者告诉展昭哥哥们给他送来的几坛上等女儿红有多美味,却见展昭掀开被子跳下床将药搁在一边,从公孙先生的柜子里翻腾出一大卷的绷带再回到他的面前, “血……”

 

“什么血……?展小猫你伤口裂开了?”他顺着展昭的指尖看向自己的腰侧,看见被喷涌而出的血染红的白衫后才感受到伤口崩开的痛苦,和光速打脸的羞耻,“啊啊啊,这个,这个是,这个不是血是番茄酱啊!怎么又浪费这么多……”

 

无视了他苍白的辩驳,展昭解开白玉堂的腰带,在他一连串不知所措的惊呼声中娴熟地在围满绷带的腰部又缠上一圈,还顺手打上了个蝴蝶结,“你要不要躺下来休息一下?”

 

“不需要!都说了只是番茄酱了!”白玉堂重新穿好衣服带着一颗颇不宁静地心瞪向尚一脸无辜的展昭,“倒是你给我去好好躺着啊。”

 

“哦,本来也没想给你睡床。”

 

“我偏要睡,你躺进去一点!”

 

一开始觉得他和公孙先生学坏了果然是自己的错觉吧。在白玉堂掀开被子挤进来的时候展昭对着墙如是想,祈祷着公孙先生不会太生气。

 

而一旁的白玉堂在意识到自己又被同样的招数诓了一次后抓着被子咬牙切齿,又碍于面子没法下去。

 

他们就这样相抵着背在彼此平稳的呼吸声中陷入难得的美梦。

 

 

包大人他们回来之后:

公孙先生:“白福?你在我房门口做什么?”

 

白福:“五爷正和展大人在里面同床共枕,还请两位大人别去打扰,多劳了两位大人了。”

 

包大人:“诶?!你说什么?!展昭和白玉堂?!什么???”

 

白福:“同床共枕呀,唔,这个词用得欠妥么?”

 

公孙先生:“可是那是我·的房间,我·的·床。”

 

包大人:“公,公孙先生你别气,白玉堂也是被你……额,被我们拜托去照看展昭的嘛,看来今晚只能麻烦你和我一个房间啦……”

 

公孙先生:“那就有劳大人打地铺了。”

>>>>>>

药还是没有吃x

评论(15)
热度(88)

© 同尘 | Powered by LOFTER